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字分割的世界

 
 
 

日志

 
 
 
 

蒋介石“不奉陪”的美总统飞机出险事故  

2014-03-26 00:02: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在朝鲜战争驻军台湾海峡后,台湾便成为了美国政要的海岛度假胜地。前来台湾的食客络绎不断,引起蒋经国等人的不满1956年夏,尼克松夫妇访问台北飞机遇险,让台北高官们大受其苦……

2014年03月25日 - 狙击手 - 十字分割的世界

因为“访问台湾的美国官员越来越多”,客人们虽然向蒋介石传达了华盛顿的“想法”,也带走了对台湾“新的认识”、“新的印象”,但为此台湾付出的代价却很大。蓝钦叙述了蒋介石夫妇为此所做的一切:

 

我 出使台北期间的头几年,那里的旅馆设备很差。“中国”政府开办了好几所宾馆,那要比旅馆好得多;不过,这些宾馆自然是给官方邀请前来的中外宾客用的。虽然 几乎所有的美国人在台北都受到中国朋友的欢迎,但是我国官方访问人员中应中国政府正式邀请前来的只是一小部分。而他们事实上又往往在到达之前几天,甚至几 小时,才通知我们;大使馆的处境,也就是不得不一再临时通知并商请中国人为他们在宾馆安排住宿,这样住进去,膳宿自然免费,不过找到房间则往往使人为难, 需要作一些连累其他国家来访人员的搬动。

我 们的旅客,通常搭乘往来东京、香港路过台北的飞机。台北和这两个城市比较起来,可买的东西和可游览的地方,以及其他可供我们旅客公余消遣的娱乐场所,就微 乎其微了。这些旅客,特别是在香港,大多数乐于由他们自行安排活动。不过,在台北,每个美国官方旅客,总有一两个肯定的愿望:拜会蒋介石“总统”和夫人, 如是军人,则再去观看军事检阅或是演习。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他们的愿望,从各方面看来都是可取的。可是,我们美国人,有时却忘了按照古代希腊的一句格言行 事,就是“不要贪得无厌”!

 

台湾的接待机关乃至蒋介石夫妇都不辞劳地接待,不厌其烦不说,连美国驻台大使馆都不胜其烦,忙不过来了,可见接待美国来台人员任务之不堪重负。……

1956年夏,尼克松夫妇带着一群随从访问台湾。

对于尼克松带来这么多人员,驻台大使蓝钦自然不可能对他的台湾之行提出批评。但他还是就自己担心不断增加的来台美军和家眷呈几何数字增加的方式再次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因此,尼克松和蒋介石就此进行了面对面的商讨。

然而,尼克松并没意识到来台湾的美国食客太多竟成了问题,与蒋介石的讨论只局限于“棘手的组织机构”,因此,美国来台人员已人满为患的问题并没得到解决。

蒋介石夫妇与尼克松夫妇等人餐间会谈后,尼克松夫妇等人又去了台北市进行参观。

十一时四十分钟,蒋介石夫妇又举行欢宴,正式欢迎尼克松夫妇。台湾和美国驻台高级官员数十余人应邀作陪。

吃罢正式欢迎宴,客人们就要走人了。于是,蒋介石和宋美龄、陈诚夫妇、叶公超等人,分别乘坐礼车,亲送尼克松夫妇离台。尼克松等人要飞往泰国曼谷,继续他们的亚洲旅行。

蒋介石等人抵达机场后,再次举行盛大的欢送仪式。仪式结束后,正准备登机的尼克松等人却突然被告知走不了。为什么?“因来时所乘专机鼻轮损坏,须赶由琉球及克拉克机场运来此鼻轮补充,迨换装后起飞”。

蓝钦对此事记述得更为详细:“尼克松一行那天到达时天色已晚,而第二天中午前后就准备离开。临 走时,他们坐乘的星座式飞机的一只轮胎发现走气,而我们在台湾机库里的东西,品种少得可怜,没有备用的轮胎可换。那天很闷热,我们把尼克松副总统夫妇接回 大使馆,我的办公室里总算还装有空气调节设备。稍事休息后,我们利用向冲绳岛和菲律宾索取新轮胎的时间,一齐到大饭店吃了一顿中国便饭。第一只空运来的轮 胎尺码不对,不过第二只紧接着就到了。尼克松夫妇飞往曼谷的时间仅耽误了几小时。”

这 次事故不仅折腾美国大使馆的人员,也折腾台湾的送行人员。蒋介石夫妇年龄大了,一起返回台北市区后便不去奉陪了。但陈诚夫妇等人却不行。五个多小时后,尼 克松等人又要走了,陈诚夫妇、叶公超、蓝钦大使夫妇、联勤总司令黄仁霖夫妇、台北市长高玉树等五十多人再次集体陪着他们一起浩浩荡荡地去机场。

飞机起飞时,机场再次鸣放十九响礼炮进行致敬。

但是,尼克松和蒋介石当面商讨“棘手的组织机构问题”后,美国在台湾人员增多和旅行客增多的情况还是没有改变。蓝钦联系台湾的情况感慨地说:

“鉴于国会议员的访问具有显然重大的意义,(大使馆)于是相当大的一部分精力就花在料理他们的访问上。……但是,国会议员在外事部门驻外机构负责接待的旅客中,还只占一小部分。

比如,就台北来说,来自华盛顿行政部门的访问,为数就远较来自立法部门的为多。而那些来自行政部门的访问人员,一般说来,要求我们给予的重视,也并不亚于国会议员。而且,一些自认为有后台关系的私人,也会同样地提出要求。

所以,妥善的办法,看来是把询问的范围扩大到一般访问人员,设法解决他们的正当需要而又不致影响外事部门的其他重要职责。……

我 们之考虑外事机构在接待访问人员工作中所面临的问题,并没有任何倒转时间车轮的意图。美国在世界范围内所负责任,惊人地增大了,加上航空旅行事业又有了突 飞猛进的发展,这就使得这种访问必然大量增加起来。我们必须看到,美国官方和其他方面的旅行人员将还不断增加,并应为此做好准备。”

也 就是说,蓝钦和大使馆的“接待”——仅仅是与台湾方面联系、接洽来客们如何安排这样简单的事务都忙不过来,别说台湾方面如何迎来送往和提供吃喝玩乐的“接 待”是何其之繁重了。当然,自私的美国人是从不考虑这些的。蓝钦也绝没有阻拦他们之意,说:“便于官方和其他方而旅行的基本措施,是众所欢迎的。”但1027日, 蓝钦还是就台北大使馆的接待之难,向美国国务院提出了建议,编制了一个旅行问题的小册子,其中包括“官方和其他方面旅行的基本措施”,且“这些措施包括将 访问人员的日程和愿望事先通知有关的外事部门驻外机构。倘有可能,此项通知应尽早发出,以便驻外机构有充分时间,对于因为某种原因可能不宜按原订日期到达 某一国家的情形,提出意见,或是对访问日程和活动,建议作一些更改。访问的目的,应作合理的、详细的说明,避免泛泛而谈,一般化的计划无济于事。访问团的 愿望,诸如日程的松紧、会议规模的大小、休息的天数、宴会等,都应该尽可能地详加说明,以供驻外机构参考。所有这些和其他应考虑的类似问题,向为国务院所 深知,而今后也仍不失其重要性。”

为此,蓝钦要求国务院:

 

还 应该寻求圆通的办法,事先让旅行人员知道,有许多其他并非次要的美国人也在旅行;而且美国驻外官员以及外国官员除前往机场迎候和举行宴会以外,还有很多艰 巨重要的任务。……很多到国外旅行的美国官员显然希望在到达时,得到最隆重的迎接……尽管事实上,那些同等地位的外国访美人员,在很多情况下,是几乎得不 到或根本得不到什么重视的。而这一种情况,使外国官员特别恼火,因为除去苛求他们的时间和经费外,他们在很多情况下又被弄得感到低人一等。

兹 建议国务院采取审慎的办法,在为那些希望得到驻外机构额外照顾的出国旅行人员准备的小册子中,将各种要点包括进去。发行这种小册子可起三重作用:解释出国 访问如何就会影响对外关系;解释什么是访问人员应该指望于外事部门派出机构的;同时,它也可用来指示驻外机构在这种情况下该做些什么和不该做些什么。

此外,小册子可以扼要地提一下旅行的方便条件。……

此外,根据发展私人企业的精神,鼓励最大限度地使用商业交通工具和住宿场所,该是美国的政策。

因此,旅行计划定妥下来的时候,就应该建立在尽量利用正常方便条件的设想上。在有适当旅馆可用的地方,就不应指望外国政府和外事部门驻外机构提供免费膳宿。遇到不能肯定的情况,应事先和驻外机构联系。

访 问人员的身份,旅行的目的,对于确定他在外国的活动方案都是重要的。凡属或相当于国会和内阁成员以及四星或四星以上等级的文武官员,纵然没有任何明确的使 命,都可视为具有足够重要的身份,有理由对外国政府首脑和其他最高级官员作礼节性拜访。等级较低的或次要的美国人物,只有在具有这样做的实际理由的情况 下,方可指望进行这样的接触。……一个普通的美国人,想会见“头头”,结果会既有损于民主程序,又不利于他原来的设想。当地的外事机构,处于判断这种问题 的最有利的地位。

小册子还可以进一步解释,由于到国外去的官方访问人员为数众多,加以其他工作压力很大,驻外正副使节除指定情况以外,严禁亲自到机场、车站、码头等地迎送访问人员。……

其他的官方访问人员,通常可由一个中、下级的美国人员迎接,必要时他可带上一个当地人助手。这些规定应以命令方式使之生效,而每个使节都应运用职权,使由他负责的地区所有美国政府派驻机构行动一致。

如 果是非官方的旅行人员,将他们的旅行日程和愿望通知沿途外事部门驻外机构,这往往是有用的,就是作为一种礼貌,也往往是必要的。但是,发给现场的任何指 示,性质必须十分明确,同时对旅行人员在其启程之前,亦应照样通知不误。所有有关方面应该理解,所谓“适当礼节”,通常并不意味是美国官员的招待和当地统 治者的接见。指示如果仅仅说访问人员如有所求可来大使馆时,这就应按字面执行,决没有人跟在他后面转。

 

蓝钦的做法是:美方来人事先联系,不要搞突然袭击,有了通知他们再去联系,方便台湾方面接待。对于私人性质的旅行,不要大使馆派人“跟在他后面转”。

对 于这一拨一拨的美国来客,蓝钦都应付不来,台湾方面自然更是受不了。但是,蒋介石等人却不得不去接待。他的招待总管黄仁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这样说:“因为 美国海军陆战队经常来台访问,而我的职务又是负责招待他们……实际上,几乎所有这些司令官,都会把我的名字,在他们的名单上,列为基本人员之一的。”   黄仁霖是以骄傲的口吻说这话的。然而,台湾方面又要为这些人员耗费掉多少公帑?!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